去年只上一天课‧9岁男生怕上学

去年只上一天课‧9岁男生怕上学(槟城‧威南16日讯)高渊培德学校一名三年级男学生疑在学校被同学欺负,以致患上“上学恐惧症”,从去年新学年至今,他只上了一天的课,无论父母和师长如何劝说,他仍不予理会,且以流泪抗议,似有满腹委屈。他甚至威胁强硬要载他去上学的父亲说:“我会跳摩多逃走!”,教校方与家长头痛不已。据了解,这名9岁学生在就读一年级时并没有出现反常举动,直到年杪大放假期前夕突然缺课几星期,班主任开始注意他。在他升上二年级时,他只在开学首天报到,过后就全年缺课,校方曾多次写信,并派辅导老师上门劝导仍无效。到今年开学,这名学生依然缺课,校方在无计可施下唯有惊动董家教拉队上门做家访,希望劝服该名学生返校上课。校长纪连国、董事长拿督吴文君、理事许玉文、家协主席陈瑞荣、副主席林福星等一行人,週四下午拉大队做家访,并表明校方愿意与家长全面配合,只希望小孩不要错过求学的机会。董家教成员家访劝导学生的父亲指出,独子的学业成绩中等,他非常希望儿子能上学识字,日后出人头地,但无奈孩子不管怎样都不肯上学。他指出,儿子没具体说出不上学的原因,每当他要载儿子上学时,儿子除了大哭外,还威胁说会跳摩多逃走,令他不知如何应对。“我说破了嘴,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孩子说,你打我吧,我就是不要上学。”另一方面,吴文君说,这次他们的行动虽然有一点慢,但孩子毕竟还小,一切还来得及挽救。“孩子现在还小不懂事,家长应了解校方的苦心,儘快行动把孩子送到学校。”陈瑞荣也强调,家长再怎样疼孩子,唯一不能牺牲的是教育。孩子在适学年龄时不上学,家长必须负全责。他希望家长能积极配合校方安排,勿太顺从孩子以免将来变成文盲。负责这案件的锺老师指出,他曾上门家访4次,副校长及级任老师也曾拨电慰问学生情况,只希望能带学生重返学校上课。以泪水回应不上学原因小男生在大队到访时只安静的坐在客厅角落,手拿着玩具宠物不时掉眼泪,似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当他听到父亲说要带他去上学时,他马上放声大哭。过后家协成员尝试与他沟通,问他不上学的原因,但他始终不愿回答,只以哭泣回应。校长纪连国说,校方非常关心这名学生的情况,想尽办法希望他重回校园,即使是一对一在辅导室上课或换班或让家长陪同,校方都会配合。指隔壁班有人欺负他“学校的辅导室已经做好,只要学生愿意到学校,校方可以安排辅导老师一对一教导,直到他适应环境为止才让他回班上课。”他指出,之前他亲自做家访时,孩子曾说隔壁班有人欺负他,这方面校方会注意,确保他在学校受到保护,不会再发生类似事件。他欣慰董事部和家协成员都很有爱心,在接到呈报后立刻拉大队做家访,把问题摊开商讨对策,让家长了解学校重视每名学生受教育的机会。“根据我国教育法令规定,小学教育是强制性,如果孩子没上课,家长会被惩罚,因此希望家长能与校方配合,不要放弃孩子的启蒙教育。此案件是我担任校长以来遇过最棘手的。”法令强制孩子接受小学教育教育部在2002年11月份底发布1996年教育法令第29A条文,即授权予部长强制性落实小学课程。根据1996年教育法令第136(1)条文(550法令),从起,学校总注册官及教师授权予学校注册官及教师、县属或地方教育部官员、校长、副校长、政府学校辅导教师等,必须依据1996年教育法令第29A条文及2002年强制性教育条例。根据1996年教育法令第29A条文(2)显示,凡是定居在大马的父母(公民)在孩子年龄达到6岁,即在1月份开学当日必须为孩子办理入学登记手续。根据1996年教育法令第29A条文(4),若父母违犯1996年教育法令第29A条文(2)的条例,一旦被控罪,罚款不超过5000令吉或监禁不超过6个月或两者兼施。专家:紧张焦虑头痛腹痛华小生多患学校恐惧症专业心理辅导师李馨君指出,抗拒上学的小孩或患有学校恐惧症(SchoolPhobia),他们会对上学感到紧张焦虑,并出现头痛及腹痛等症状。她说,她从美国回国后发现,我国很多小孩都有学校恐惧症,一些小孩甚至从幼儿园开始抗拒上学,而她曾经和同事到访学校进行评估,结果发现我国学生患焦虑症的比例偏高,尤其是华小生。她週五接受《》访问时透露,学校恐惧症是分离焦虑症的其中一种表现,小孩害怕与父母亲分开,每次上学前都会哭闹,需要父母哄劝或强逼。她指出,若父母没细心观察孩子症状而一味强迫孩子上学,认定孩子是因懒惰而抗拒上学,那只会适得其反,导致孩子承受更大压力,往后更排斥上学。“我建议家长寻求心理谘询师的协助和孩子一起接受辅导,不只孩子需要改变,父母也要一起改变,否则效果不会长久也不会见效。”李馨君透露,生活上起变化是小孩患上学校恐惧症的导因之一,例如父母离异、亲友逝世及搬迁等周遭发生的事情,一些在成人眼里微不足道的小细节,也可能让小孩的心灵受影响。她说,在一些双薪家庭,家长忙于工作无暇倾听孩子的心底话,也会导致小孩的焦虑症越来越严重;一些过于保护孩子的家庭,也往往因为过份担心孩子危险、弄髒和受伤而不让他们接触很多东西,这也会导致孩子不敢接触新事物。“我曾经接过一个个案,一名初中生突然不愿到校上课,不论怎幺逼都没有用,深入了解后才发现该名学生的两位好友即将转校,以致他无所适从。”玩乐是最好的纾解方法专业心理辅导师李馨君提到,小孩在学校的经验和患上学校恐惧症息息相关,例如曾被老师训话并遭同学取笑,这名小孩自然不愿意再返回这种环境。她剖析说,小孩的年纪尚幼,不懂得如何消化自己的情绪,而玩乐就是最好的纾解方法,但偏偏现今的小孩缺乏玩乐时间,除了上学还得到补习班和才艺班等。她指出,小孩应每天抽出20至30分钟的时间做运动,好好的纾解心情,而父母也应每週抽时间出来陪伴孩子,让孩子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父母可以多带孩子接触大自然,如海边和公园等比较适合孩子去的地方,而不仅仅是购物商场而已。”督学:遭欺负应向校方投诉槟州华教督学陈果亮指出,无论是小学、中学或大学都会有霸凌事件,若该名小学三年级学生真的遭同学欺负,他应该向校方作出投诉,相信校方也会马上採取行动,不会置之不理。他说,学生家长不能太纵容孩子,不能以此事让孩子有不上学的藉口,因为每个国民都必须接受小学教育。他受询时指出,该名学生去年一整年只上课一天,县教育局应一早知道此事,而官员和家教协会成员也应一起到学生家里进行访问,以了解学生的情况。他声称,以这名学生为例,即使对方去年二年级时缺课,今年开始还是必须上三年级的课,不能重读二年级。他也指出,该名学生的心理或有恐惧感,他希望学校的辅导老师能为孩子进行辅导。‧报道:黄渝婷、张静雯‧2015.01.16

上一篇: 下一篇: